淮南市委防范辦
官方微信
淮南市委政法委
官方微博
回到頂部 關閉
首頁 > 網言網語 > 正文

“敬畏”之心的源起不止于自律

2018-12-03 16:16:00   來源:淮南長安網   點擊:   字體:[縮小] [默認] [放大]

        唐朝貞觀年間,太宗李世民得到了一只鷂鳥,不僅毛色油亮、形態俊異還通曉人情,會作掌上“胡璇之舞”。太宗甚是喜愛,閑來便會與此鳥逗趣。一日,太宗又在把玩,忽而發現魏征遠遠走來,急忙把鳥藏在懷里。魏征發覺后,全然不顧,仍滔滔不絕向太宗講述古代帝王貪圖享樂而喪國滅身的故事,勸誡太宗當以此為戒。太宗敬重魏征,雖然心不在焉卻一直沒有打斷魏征的話。直到魏征離開,太宗才將鳥從懷里取出,卻發現小鳥早已被活活悶死。這便是史上“太宗懷鷂”的故事。
        有趣的是,同是明君、同是玩鳥的故事也曾發生在宋太祖趙匡胤的身上。常年的宮中生活一度讓宋太祖憋悶不已,于是常常隱蔽的在御花園用彈弓打鳥玩。時間一久,事情還是傳到了前朝。一位諫官假借稟告軍國大事之托求見宋太祖,宋太祖雖玩意正興,還是收起彈弓召見了這名諫官。但諫官顧左右而言他,惹得宋太祖甚是不悅,便示意諫官沒有什么重要的事便可以退下了。結果諫官不依不饒,回稟道:臣下之事再不重要也比打鳥重要。宋太祖大怒,抄起桌案上的玉斧便砸在了諫官的臉上。諫官瞬間頭破血流,牙齒掉落。可他面不改色,俯下身子撿起牙齒裝進袖袋。見此情景,宋太祖更是火上澆油,大罵道:“你把牙齒撿起來,難道還想留證據告我的狀嗎?”諫官說道:“臣自是無處告陛下的狀,但是史官會記下這件事情的。”聽到這,宋太祖有所忌憚,于是立即換了臉色,扶起諫官、賞賜重金。
        兩個故事異曲同工之處在于,兩位帝王最終的選擇都是基于敬畏之心的驅使。所謂敬畏,“敬”就是尊重,而“畏”可以理解為懼怕。故事中魏征直言敢諫,但若非太宗心懷道義、明辨是非,恐怕魏征早已被殺頭泄憤。這得益于唐太宗作為帝王的極高修養和高度自律。所以“敬”之所來,本源于人內心的主觀認可,而“畏”之源起,就需要外部強制力的施壓了。《菜根譚》里有說:“自天子以至于庶人,未有無所畏懼而不亡者,上畏天、下畏民,畏言官于一時,畏史官于后世”。宋太祖的故事中,諫官不卑不亢、敢于碰硬的態度也許讓宋太祖有一時的動容,但最終真正讓帝王折腰屈服的卻是史官的記述、后世的非議。
        敬畏之心的源起,始于自律,成于戒懼。當前公安隊伍內部的紀律作風建設,還或多或少存在著重教育、輕執紀,敢愛不敢罰的情況。隊伍中出現了問題首先想到的是過去的勞苦功高、種種不易,常常是板子高高舉起卻輕輕落下。實踐證明,沒有人是十全十美的,也沒有人是一成不變的,尤其是警察行業,工作壓力大、強度大,工作環境復雜、工作對象多樣,久而久之在思想上、行為上難免不受影響,這種情況下僅僅依靠自律、自省、自查的主觀凈化,效果便顯得局限了。為了關心和挽救同志,達到懲戒一個教育一片的效果,紀檢部門、主體責任領導必須拿出治病救人、小病早治的態度,讓紙老虎變成真老虎、稻草人變成鋼鐵人,充分運用紀律手段糾偏導正、懲前毖后、彰明法紀,重塑敬畏之心。北宋名臣包拯曾言,“法令即行,紀律自正,則無不治之國,無不化之民”。故而法度明,綱紀正,大治之勢必成。( 八公山公安分局 黃敏)

(責任編輯:丁奧)

相關熱詞搜索:

一部塞维利亚电影